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典型案例發布
涉正當防衛典型案例
  •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 發布時間:2020-09-03 11:24:33

涉正當防衛典型案例目錄

一、汪天佑正當防衛案

二、盛春平正當防衛案

三、陳天杰正當防衛案

四、楊建偉故意傷害、楊建平正當防衛案

五、劉金勝故意傷害案

六、趙宇正當防衛案

七、陳月浮正當防衛案



  一、汪天佑正當防衛案

  ——正當防衛起因條件的把握

  基本案情

  被告人汪天佑與汪某某系鄰居,雙方曾因汪某某家建房產生矛盾,后經調解解決。2017年8月6日晚8時許,汪某某的女婿燕某某駕車與趙某、楊某某來到汪天佑家北門口,準備質問汪天佑。下車后,燕某某與趙某敲汪天佑家北門,汪天佑因不認識燕某某和趙某,遂詢問二人有什么事,但燕某某等始終未表明身份,汪天佑拒絕開門。燕某某、趙某踹開紗門,闖入汪天佑家過道屋。汪天佑被突然開啟的紗門打傷右臉,從過道屋西側櫥柜上拿起一鐵質摩托車減震器,與燕某某、趙某廝打。汪天佑用摩托車減震器先后將燕某某和趙某頭部打傷,致趙某輕傷一級、燕某某輕微傷。其間,汪天佑的妻子電話報警。

  處理結果

  河北省昌黎縣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被害人燕某某、趙某等人于天黑時,未經允許,強行踹開紗門闖入被告人汪天佑家過道屋。在本人和家人的人身、財產安全受到不法侵害的情況下,汪天佑為制止不法侵害,將燕某某、趙某打傷,致一人輕傷一級、一人輕微傷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正當防衛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這是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司法適用中,要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既要防止對不法侵害作不當限縮,又要防止將以防衛為名行不法侵害之實的違法犯罪行為錯誤認定為防衛行為。

  第一,準確把握不法侵害的范圍。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權利的行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財產等權利的行為;既包括針對本人的不法侵害,也包括危害國家、公共利益或者針對他人的不法侵害。要防止將不法侵害限縮為暴力侵害或者犯罪行為,進而排除對輕微暴力侵害或者非暴力侵害以及違法行為實行正當防衛。對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實行防衛。本案中,燕某某、趙某與汪天佑并不相識,且不表明身份、天黑時強行踹開紗門闖入汪天佑家,該非法侵入住宅的行為不僅侵害了他人的居住安寧,而且已對他人的人身、財產造成嚴重威脅,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可以進行防衛。因此,汪天佑為制止不法侵害,隨手拿起摩托車減震器,在雙方廝打過程中將燕某某、趙某打傷,致一人輕傷一級、一人輕微傷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第二,妥當認定因瑣事引發的防衛行為。實踐中,對于因瑣事發生爭執,引發打斗的案件,判斷行為人的行為是否系防衛行為,較之一般案件更為困難,須妥當把握。特別是,不能認為因瑣事發生爭執、沖突,引發打斗的,就不再存在防衛的空間。雙方因瑣事發生沖突,沖突結束后,一方又實施不法侵害,對方還擊,包括使用工具還擊的,一般應當認定為防衛行為。本案中,汪天佑與汪某某系鄰居,雙方曾因汪某某家建房產生矛盾,但矛盾已經調解解決。此后,汪某某的女婿燕某某駕車與趙某、楊某某來到汪天佑家準備質問糾紛一事,進而實施了非法侵入住宅的行為。綜合全案可以發現,汪天佑隨手拿起摩托車減震器實施的還擊行為,系為制止不法侵害,并無斗毆意圖,故最終認定其還擊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二、盛春平正當防衛案

  ——正當防衛時間條件、限度條件的把握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30日,傳銷人員郭某(已判刑)以談戀愛為名將盛春平騙至杭州市桐廬縣。根據以“天津天獅”名義活動的傳銷組織安排,郭某等人接站后將盛春平誘至傳銷窩點。盛春平進入室內先在客廳休息,郭某、唐某某(已判刑)、成某某等傳銷人員多次欲將其騙入臥室,意圖通過采取“洗腦”、恐嚇、體罰、毆打等“抖新人”措施威逼其加入傳銷組織,盛春平發覺情況異常予以拒絕。后在多次請求離開被拒并遭唐某某等人逼近時,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予以警告,同時提出愿交付隨身攜帶的錢財以求離開,但仍遭拒絕。之后,事先躲藏的傳銷人員鄧某某、郭某某、劉某某(已判刑)等人也先后來到客廳。成某某等人陸續向盛春平逼近,盛春平被逼后退,當成某某上前意圖奪刀時,盛春平持刀揮刺,劃傷成某某右手腕及左頸,刺中成某某的左側胸部,致心臟破裂。隨后,盛春平放棄隨身行李趁亂逃離現場。

  當晚,傳銷人員將成某某送醫院治療。醫院對成某某傷口進行處治后,囑咐其回當地醫院進行康復治療。同年8月4日,成某某出院,未遵醫囑繼續進行康復治療。同年8月11日,成某某在傳銷窩點突發昏迷經送醫搶救無效于當晚死亡。經法醫鑒定:成某某系左胸部遭受銳器刺戳作用致心臟破裂,在愈合過程中繼續出血,最終引起心包填塞而死亡。

  處理結果

  公安機關以盛春平涉嫌故意傷害罪(防衛過當)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檢察院認定盛春平的行為構成正當防衛,作出不起訴決定。

  典型意義

  通常認為,成立正當防衛,應當同時符合起因、時間、主觀、對象、限度等五個條件。本案在諸多方面,對于正確把握正當防衛的成立條件具有指導和參考意義。

  第一,關于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正當防衛的前提是存在不法侵害。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權利的行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財產等權利的行為;既包括犯罪行為,也包括違法行為。就本案而言,本案案發開始時和案發過程中盛春平并不知道成某某、郭某等人是傳銷組織人員,也不了解他們的意圖。在整個過程中,盛春平始終不能明確認識到自己陷入的是傳銷窩點,甚至以為對方要摘自己的器官,其感受到人身安全面臨不法侵害是有事實根據的。而且,盛春平進入傳銷窩點后即被控制,隨著成某某、郭某等人行為的持續,盛春平的恐懼感不斷增強。盛春平到桐廬是和郭某初次見面,且進入郭某自稱的住處后,盛春平提出上廁所、給家里人打電話,均被制止,此時其已經感覺到了危險。之后一名陌生男子不斷勸盛春平進入里面房間,而里面又出來一名陌生男子,盛春平感覺到危險升級,拒絕他們靠近。而后房間內又出來三名陌生男子逼近,對盛春平而言,不斷升級的危險不僅客觀而且緊迫。盛春平拿出隨身攜帶的刀具警告阻嚇不法侵害人無效后,精神緊張狀態進一步增強。傳銷人員不斷逼近,成某某上前奪刀。從當時情境看,盛春平面臨客觀存在且威脅、危害程度不斷升級的不法侵害,其行為符合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

  第二,關于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正當防衛必須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對于不法侵害已經形成現實、緊迫危險的,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已經開始。本案中,傳銷組織得知盛春平來杭后,一邊指令郭某前去接站誘進,一邊準備實施以恐嚇、體罰、毆打和長期拘禁等違法犯罪行為為主要內容的“抖新人”措施威逼盛春平加入傳銷組織,系正在進行的有組織侵害行為。盛春平進入案發現場后,即遭多人逼近實施拘禁,其遂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警告阻嚇傳銷人員放其離開,而傳銷組織人員反而增加人手進一步逼近,侵害手段不斷升級。由此可見,本案中的不法侵害已經開始、正在進行,且危險程度不斷升級,符合正當防衛的時間條件。

  第三,關于正當防衛的對象條件。正當防衛必須針對不法侵害人進行。對于多人共同實施不法侵害的,既可以針對直接實施不法侵害的人進行防衛,也可以針對在現場共同實施不法侵害的人進行防衛。本案中,一群以“天津天獅”為名義的傳銷人員有組織地共同實施不法侵害。其中,成某某不僅參與圍逼盛春平,而且當盛春平拿出隨身攜帶的刀具警告時,還上前意圖奪刀。此時,盛春平對其實施防衛,屬于該種情境下一般人的正常反應,完全符合正當防衛的對象條件。

  第四,關于正當防衛的限度條件。防衛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應當綜合不法侵害的性質、手段、強度、危害程度和防衛的時機、手段、強度、損害后果等情節,考慮雙方力量對比,立足防衛人防衛時所處情境,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作出判斷。在判斷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時,不僅要考慮已經造成的損害,還要考慮造成進一步損害的緊迫危險性和現實可能性。本案中,多名傳銷組織人員對盛春平實施人身控制,盛春平在多次請求離開被拒并遭唐某某等人逼近時,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予以警告,同時提出愿交付隨身攜帶的錢財以求離開,但仍遭拒絕。其后,又有多名傳銷人員來到客廳。成某某等人陸續向盛春平逼近,并意圖奪刀。此種情形下,盛春平持刀揮刺,劃傷成某某右手腕及左頸,刺中成某某的左側胸部,致心臟破裂。成某某受傷后經住院治療,已經出院,但未遵醫囑繼續進行康復治療,導致心臟在愈合過程中繼續出血,最終于出院一周后因心包填塞而死亡??紤]案發當場雙方力量對比情況,特別是盛春平所面臨的不法侵害的嚴重程度,同時考慮成某某的死亡過程和原因,應當認為盛春平的防衛行為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符合正當防衛的限度條件。

  三、陳天杰正當防衛案

  ——正當防衛與相互斗毆的界分

  基本案情

  2014年3月12日晚,被告人陳天杰和其妻子孫某某等水泥工在海南省三亞市某工地加班攪拌、運送混凝土。22時許,被害人周某某、容某甲、容某乙(歿年19歲)和紀某某飲酒后,看到孫某某一人卸混凝土,便言語調戲孫某某。陳天杰推著手推車過來裝混凝土時,孫某某將被調戲的情況告訴陳天杰。陳天杰便生氣地叫容某乙等人離開,但容某乙等人不予理會。此后,周某某摸了一下孫某某的大腿,陳天杰遂與周某某等人發生爭吵。周某某沖上去要打陳天杰,陳天杰也準備反擊,孫某某和從不遠處跑過來的劉某甲站在中間,將雙方架開。周某某從工地上拿起一把鐵鏟(長約2米,木柄),沖向陳天杰,但被孫某某攔住,周某某就把鐵鏟扔了,空手沖向陳天杰。孫某某在勸架時被周某某推倒在地,哭了起來,陳天杰準備上前去扶孫某某時,周某某、容某乙和紀某某先后沖過來對陳天杰拳打腳踢,陳天杰邊退邊用拳腳還擊。接著,容某乙、紀某某從地上撿起鋼管(長約1米,空心,直徑約4厘米)沖上去打陳天杰,在場的孫某某、劉某甲、容某甲都曾阻攔,容某甲阻攔周某某時被掙脫,紀某某被劉某甲抱著,但是一直掙扎往前沖。當紀某某和劉某甲挪動到陳天杰身旁時,紀某某將劉某甲甩倒在地并持鋼管朝陳天杰的頭部打去。因陳天杰頭戴黃色安全帽,鋼管順勢滑下打到陳天杰的左上臂。在此過程中,陳天杰半蹲著用左手護住孫某某,右手拿出隨身攜帶的一把折疊式單刃小刀(打開長約15厘米,刀刃長約6厘米)亂揮、亂捅,致容某乙、周某某、紀某某、劉某甲受傷。水泥工劉某乙聞訊拿著一把鏟子和其他同事趕到現場,周某某、容某乙和紀某某見狀便逃離現場,逃跑時還拿石頭、酒瓶等物品對著陳天杰砸過來。容某乙被陳天杰持小刀捅傷后跑到工地的地下室里倒地,后因失血過多死亡。經鑒定,周某某的傷情屬于輕傷二級;紀某某、劉某甲、陳天杰的傷情均屬于輕微傷。

  處理結果

  海南省三亞市城郊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三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認為:被害人容某乙等人酒后滋事,調戲被告人陳天杰的妻子,辱罵陳天杰,不聽勸阻,使用足以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兇器毆打陳天杰。陳天杰在被毆打時,持小刀還擊,致容某乙死亡、周某某輕傷、紀某某輕微傷,屬于正當防衛,依法不負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第一,準確區分正當防衛與相互斗毆。正當防衛與相互斗毆在外觀上具有相似性,但性質存在本質差異。對于因瑣事發生爭執,引發打斗的,在判斷行為人的行為是互毆還是防衛時,要綜合考量案發的起因、對沖突升級是否有過錯、是否使用或者準備使用兇器、是否采用明顯不相當的暴力、是否糾集他人參與打斗等客觀情節,準確判斷行為人的主觀意圖和行為性質。本案中,陳天杰在其妻子孫某某被調戲、其被辱罵的情況下,面對沖上來欲對其毆打的周某某,陳天杰也欲還擊,被孫某某和劉某甲攔開。陳天杰在扶勸架時被推倒在地的孫某某時,周某某、容某乙和紀某某先后沖過來對陳天杰拳打腳踢,繼而持械毆打陳天杰。陳天杰持刀捅傷被害人時,正是被容某乙等人持械毆打的緊迫期間。因此,陳天杰是在其妻子被羞辱、自己被打后為維護自己與妻子的尊嚴、保護自己與妻子的人身安全,防止不法侵害而被動進行的還擊,其行為屬于防衛而非斗毆。

  第二,準確把握特殊防衛的起因條件。本案還涉及特殊防衛適用的相關問題。有觀點提出,從雙方關系和起因、容某乙等人選擇打擊的部位及強度看,容某乙等人的行為不屬于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根據刑法規定,不能要求只有在不法侵害已經對人身安全實際造成嚴重危害時才能進行特殊防衛,在不法侵害足以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情況下就可以進行特殊防衛。本案中,容某乙等人持械擊打的是陳天杰的頭部,是人體的重要部位,在陳天杰戴安全帽的情況下致頭部輕微傷,鋼管打到安全帽后滑到手臂,仍致手臂皮內、皮下出血,可見打擊力度之大。在當時的情形下,陳天杰只能根據對方的人數、所持的工具來判斷自身所面臨的處境。容某乙、紀某某、周某某三人都喝了酒,氣勢洶洶,并持足以嚴重危及他人重大人身安全的兇器,在場的孫某某、劉某甲都曾阻攔,但孫某某阻攔周某某、劉某甲阻攔紀某某時均被甩倒。而且,陳天杰是半蹲著左手護住其妻孫某某、右手持小刀進行防衛的,這種姿勢不是一種主動攻擊的姿勢,而是一種被動防御的姿勢,且手持的是一把刀刃只有6厘米左右的小刀,只要對方不主動靠近攻擊就不會被捅刺到。綜上,應當認為本案符合特殊防衛的適用條件,陳天杰的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第三,要準確把握正當防衛的對象條件。正當防衛必須針對不法侵害人進行。對于多人共同實施不法侵害的,既可以針對直接實施不法侵害的人進行防衛,也可以針對在現場共同實施不法侵害的人進行防衛。本案中,擊打到陳天杰頭部的雖然只是紀某某,但容某乙當時也圍在陳天杰身邊,手持鋼管毆打陳天杰,亦屬于不法侵害人,陳天杰可對其實行防衛。當時陳天杰被圍打,疲于應對,場面混亂。容某乙等人持足以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兇器主動攻擊陳天杰,嚴重侵犯陳天杰、孫某某的人身權利。此時,陳天杰用小刀刺、劃正在對其圍毆的容某乙等人,符合正當防衛的對象條件,屬于正當防衛。

  四、楊建偉故意傷害、楊建平正當防衛案

  ——準備工具防衛與準備工具斗毆的界分

  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建偉系被告人楊建平胞弟,住處相鄰。2016年2月28日中午1時許,楊建偉、楊建平坐在楊建平家門前聊天,因楊建平摸了經過其身邊的一條狼狗而遭到狗的主人彭某某(歿年45歲)指責,兄弟二人與彭某某發生口角。彭某某揚言要找人報復,楊建偉即回應“那你來打啊”,后彭某某離開。楊建偉返回住所將一把單刃尖刀、一把折疊刀藏于身上。十分鐘后,彭某某返回上述地點,其邀約的黃某、熊某某、王某持洋鎬把跟在身后十余米。彭某某手指坐在自家門口的楊建平,楊建平未予理睬。彭某某接著走向楊建偉家門口,擊打楊建偉面部一拳,楊建偉即持單刃尖刀刺向彭某某的胸、腹部,黃某、熊某某、王某見狀持洋鎬把沖過去對楊建偉進行圍毆,彭某某從熊某某處奪過洋鎬把對楊建偉進行毆打,雙方打斗至楊建偉家門外的馬路邊。熊某某拳擊,彭某某、黃某、王某持洋鎬把,四人繼續圍毆楊建偉,致其頭部流血倒地。彭某某持洋鎬把毆打楊建偉,洋鎬把被打斷,彭某某失去平衡倒地。楊建平見楊建偉被打倒在地,便從家中取來一把雙刃尖刀,沖向剛從地上站起來的彭某某,朝其胸部捅刺。楊建平刺第二刀時,彭某某用左臂抵擋。后彭某某受傷逃離,楊建平持刀追攆并將刀扔向彭某某未中,該刀掉落在地。黃某、熊某某、王某持洋鎬把追打楊建平,楊建平撿起該刀邊退邊還擊,楊建偉亦持隨身攜帶的一把折疊刀參與還擊。隨后黃某、熊某某、王某逃離現場。經法醫鑒定,被害人彭某某身有七處刀傷,且其系被他人以單刃銳器刺傷胸腹部造成胃破裂、肝破裂、血氣胸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另楊建偉、黃某、熊某某均受輕微傷。

  處理結果

  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認為:被告人楊建偉持刀捅刺彭某某等人,屬于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其行為具有防衛性質;其防衛行為是造成一人死亡、二人輕微傷的主要原因,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依法應負刑事責任,構成故意傷害罪。被告人楊建平為了使他人的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屬于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楊建偉的行為系防衛過當,具有自首情節,依法應當減輕處罰。據此,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楊建偉有期徒刑四年,并宣告被告人楊建平無罪。

  典型意義

  雙方因瑣事發生爭執、沖突,引發打斗,特別是一方事先準備工具的,究竟是防衛行為還是相互斗毆,準確界分存在一定困難。司法適用中,要注意把握正當防衛的意圖條件,準確界分防衛行為與相互斗毆、準備工具防衛與準備工具斗毆,以準確認定正當防衛、防衛過當。

  第一,正當防衛必須出于免受不法侵害的正當動機。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正當防衛的意圖既包括使本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不法侵害,也包括使國家、公共利益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不法侵害。本案中,彭某某返回現場用手指向楊建平,面對挑釁,楊建平未予理會。彭某某與楊建偉發生打斗時,楊建平仍未參與。彭某某等四人持洋鎬把圍毆楊建偉并將其打倒在地,致其頭部流血,雙方力量明顯懸殊,此時楊建平持刀刺向彭某某。楊建平的行為是為了制止楊建偉正在遭受的嚴重不法侵害,符合正當防衛的意圖條件。彭某某被刺后逃離,黃某等人對楊建偉的攻擊并未停止,楊建平繼續追趕彭某某的行為應認定為正當防衛。綜上,楊建平的行為系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第二,妥當界分準備工具防衛與準備工具斗毆。實踐中,防衛行為在客觀上也可能表現為雙方相互打斗,具有互毆的形式與外觀。二者界分的關鍵就在于行為人是具有防衛意圖還是斗毆意圖。本案中,彭某某與楊建偉兄弟二人并不相識,突發口角,彭某某揚言要找人報復時,楊建偉回應“那你來打啊”,該回應不能認定楊建偉系與彭某某相約打斗。行為人為防衛可能發生的不法侵害,準備防衛工具的,不必然影響正當防衛的認定。楊建偉在彭某某出言挑釁,并揚言報復后,準備刀具系出于防衛目的。彭某某帶人持械返回現場,沖至楊建偉家門口拳擊其面部,楊建偉才持刀刺向彭某某胸腹部,該行為是為了制止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應當認定為防衛行為。

  第三,把握正當防衛的限度條件以準確認定防衛過當。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規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缺一不可。本案中,彭某某空手擊打楊建偉面部,楊建偉此時并非面臨嚴重的不法侵害,卻持刀捅刺彭某某胸、腹部等要害部位,楊建偉的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楊建偉的防衛行為并非制止彭某某空手擊打的不法侵害所必需,從損害后果看,彭某某要害部位多處致命刀傷系楊建偉所致,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楊建偉的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屬于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具體而言,楊建偉對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主觀上持故意,但對于造成死亡結果系過失,故對其防衛過當行為應當以故意傷害致人死亡作出評價。

  第四,妥當把握防衛過當的刑罰裁量。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規定,防衛過當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要綜合考慮案件情況,特別是不法侵害人的過錯,以確保刑罰裁量的準確和公正。本案中,楊建偉的防衛行為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對其減輕處罰,應當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內裁量刑罰。楊建偉明知他人報案,仍在案發現場等待,到案后能夠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成立自首。綜合考慮本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和危害后果,以故意傷害罪判處楊建偉有期徒刑四年,符合社會公平正義觀念,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五、劉金勝故意傷害案

  ——濫用防衛權行為的認定

  基本案情

  被告人劉金勝與黃某甲非婚生育四名子女。2016年10月1日晚9時許,被告人劉金勝與黃某甲因家庭、情感問題發生爭吵,劉金勝打了黃某甲兩耳光。黃某甲來到其兄長黃某乙的水果店,告知黃某乙其被劉金勝打了兩耳光,讓黃某乙出面調處其與劉金勝分手、孩子撫養等問題。黃某乙于是叫上在水果店聊天的被害人李某某、毛某某、陳某某,由黃某甲帶領,于當晚10時許來到劉金勝的租住處。黃某乙質問劉金勝,雙方發生爭吵。黃某乙、李某某各打了坐在床上的劉金勝一耳光,劉金勝隨即從被子下拿出一把菜刀砍傷黃某乙頭部,黃某乙逃離現場。李某某見狀欲跑,劉金勝拽住李某某,持菜刀向李某某頭部連砍三刀。毛某某、陳某某、黃某甲隨即上前勸阻劉金勝,毛某某、陳某某抱住劉金勝并奪下菜刀后緊隨李某某跑下樓報警。經鑒定,黃某乙的傷情屬于輕傷一級,李某某的傷情屬于輕傷二級。

  處理結果

  廣東省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判決認為:正當防衛以存在現實的不法侵害為前提,對輕微不法侵害直接施以暴力予以反擊,能否認定為正當防衛,應當結合具體案情評判。黃某乙、李某某各打被告人劉金勝一耳光,顯屬發生在一般爭吵中的輕微暴力。此種情況下,劉金勝徑直手持菜刀連砍他人頭部,不應認定為防衛行為。綜合案件具體情況,以故意傷害罪判處被告人劉金勝有期徒刑一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正當防衛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制止行為。司法適用中,既要依法維護公民的正當防衛權利,也要注意把握界限,防止濫用防衛權,特別是對于針對輕微不法侵害實施致人死傷的還擊行為,要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準確認定是正當防衛、防衛過當還是一般違法犯罪行為。

  第一,注意把握界限,防止權利濫用。本案中,黃某乙、李某某打劉金勝耳光的行為,顯屬發生在一般爭吵中的輕微暴力,有別于以給他人身體造成傷害為目的的攻擊性不法侵害行為。因此,劉金勝因家庭婚姻情感問題矛盾激化被打了兩耳光便徑直手持菜刀連砍他人頭部,致人輕傷的行為,沒有防衛意圖,屬于泄憤行為,不應當認定為防衛行為。

  第二,注重查明前因后果,分清是非曲直。辦理涉正當防衛案件,要根據整體案情,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做到依法準確認定。要堅持法理情統一,確保案件的定性處理于法有據、于理應當、于情相容,符合人民群眾的公平正義觀念。對于因戀愛、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或者因勞動糾紛、管理失當等原因引發的不法侵害,特別是發生在親友之間的,要求優先選擇其他制止手段,而非徑直選擇致人死傷的還擊行為,符合人民群眾的公平正義觀念,契合我國文化傳統。對于相關案件,在認定是否屬于正當防衛以及防衛過當時,要綜合案件具體情況、特別是被害方有無過錯以及過錯大小進行判斷。本案中,劉金勝與黃某甲因家庭、情感問題發生爭吵,劉金勝打了黃某甲兩耳光,這是引發后續黃某乙、李某某等實施上門質問爭吵行為的直接原因。換言之,本案因家庭瑣事引發,且劉金勝具有重大過錯。據此,法院對劉金勝致人輕傷的行為,以故意傷害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契合人民群眾公平正義觀念,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六、趙宇正當防衛案

  ——“明顯超過必要限度”的認定

  基本案情

  2018年12月26日晚11時許,李某與在此前相識的女青年鄒某一起飲酒后,一同到達福州市晉安區某公寓鄒某的暫住處,二人在室內發生爭吵,隨后李某被鄒某關在門外。李某強行踹門而入,謾罵毆打鄒某,引來鄰居圍觀。暫住在樓上的趙宇聞聲下樓查看,見李某把鄒某摁在墻上并毆打其頭部,即上前制止并從背后拉拽李某,致李某倒地。李某起身后欲毆打趙宇,威脅要叫人“弄死你們”,趙宇隨即將李某推倒在地,朝李某腹部踩一腳,又拿起凳子欲砸李某,被鄒某勸阻住,后趙宇離開現場。經鑒定,李某腹部橫結腸破裂,傷情屬于重傷二級;鄒某面部挫傷,傷情屬于輕微傷。

  處理結果

  公安機關以趙宇涉嫌故意傷害罪立案偵查,偵查終結后,以趙宇涉嫌過失致人重傷罪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人民檢察院認定趙宇防衛過當,對趙宇作出相對不起訴決定。福州市檢察院經審查認定趙宇屬于正當防衛,依法指令晉安區人民檢察院對趙宇作出絕對不起訴決定。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二款的規定,防衛過當應當同時具備“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損害”兩個條件,缺一不可。造成重大損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重傷、死亡,對此不難判斷。實踐中較難把握的是相關防衛行為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不少案件處理中存在認識分歧。司法適用中,要注意綜合考慮案件具體情況,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對防衛行為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作出準確判斷。

  第一,防衛過當仍屬于防衛行為,只是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并造成重大損害。本案中,李某強行踹門進入他人住宅,將鄒某摁在墻上毆打其頭部,趙宇聞聲下樓查看,為了制止李某對鄒某以強欺弱,出手相助,拉拽李某。趙宇的行為屬于為了使他人的人身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符合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時間條件、對象條件和意圖條件等要件,具有防衛性質。

  第二,對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的判斷,應當堅持綜合考量原則。防衛是否“明顯超過必要限度”,應當綜合不法侵害的性質、手段、強度、危害程度和防衛的時機、手段、強度、損害后果等情節,考慮雙方力量對比,立足防衛人防衛時所處情境,結合社會公眾的一般認知作出判斷。在判斷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時,不僅要考慮已經造成的損害,還要考慮造成進一步損害的緊迫危險性和現實可能性。不應當苛求防衛人必須采取與不法侵害基本相當的反擊方式和強度,更不能機械地理解為反擊行為與不法侵害行為的方式要對等,強度要精準。防衛行為雖然超過必要限度但并不明顯的,不能認定為防衛過當。本案雖然造成了李某重傷二級的后果,但是,從趙宇的行為手段、行為目的、行為過程、行為強度等具體情節來看,沒有“明顯超過必要限度”。趙宇在阻止、拉拽李某的過程中,致李某倒地,在李某起身后欲毆打趙宇,并用言語威脅的情況下,趙宇隨即將李某推倒在地,朝李某腹部踩一腳,導致李某橫結腸破裂,屬于重傷二級。從行為手段上看,雙方都是赤手空拳,趙宇的拉拽行為與李某的不法侵害行為基本相當。從趙宇的行為過程來看,趙宇制止李某的不法侵害行為是連續的,自然而然發生的,是在當時場景下的本能反應。李某倒地后,并未完全被制服,仍然存在起身后繼續實施不法侵害的現實可能性。此時,趙宇朝李某腹部踩一腳,其目的是阻止李某繼續實施不法侵害,并沒有泄憤報復等個人目的,應當認定為正當防衛。

  七、陳月浮正當防衛案

  ——特殊防衛的具體適用

  基本案情

  2009年1月25日凌晨2時許,被害人陳某某酒后來到被告人陳月浮家,用隨身攜帶的一把菜刀敲擊陳月浮家鐵門,叫陳月浮出來打架。陳月浮的妻子下樓,佯稱陳月浮不在家。陳某某繼續敲擊鐵門,陳月浮便下樓打開鐵門,陳某某遂用菜刀砍中陳月浮臉部,致陳月浮輕傷。陳某某再次砍向陳月浮時,被陳月浮擋開,菜刀掉在地上,陳月浮上前拳擊陳某某的胸部等部位,二人在地上扭打。后陳某某因鈍性物體作用胸部致心包、心臟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處理結果

  廣東省普寧市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認為:陳某某無故持刀上門砍傷陳月浮,陳月浮為了使本人的人身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對正在進行的危害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陳某某死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根據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的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于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司法適用中,要妥當把握特殊防衛的起因條件,準確理解和把握“行兇”。

  第一,根據刑法規定,特殊防衛的起因條件限于正在進行的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與一般防衛不同,特殊防衛起因條件的實質在于不法侵害系“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需要注意的是,行兇、殺人、搶劫、強奸、綁架等不法侵害必須嚴重危及人身安全且系暴力犯罪,才能實行特殊防衛;相關不法侵害沒有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應當適用一般防衛的法律規定。對于相關不法侵害是否嚴重危及人身安全,應當注意從不法侵害是否具有暴力性、是否嚴重危及人身安全、是否達到犯罪程度等方面作出判斷。本案中,陳某某無故持菜刀凌晨上門砍傷陳月浮,屬于使用致命性兇器實施的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不法侵害,應當認定為“行兇”,對此陳月浮可以實行特殊防衛。

  第二,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行兇”,可以是使用致命性兇器實施的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也可以是以其他形式實施的嚴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行為。不法侵害人的具體故意內容不確定,但根據侵害行為發生的時間、地點及不法侵害人持有兇器判斷,暴力侵害行為足以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防衛人可以實行特殊防衛。本案中,陳某某持菜刀砍中陳月浮臉部致其輕傷,陳某某再次砍向陳月浮時被其擋開,菜刀掉到地上。此時,要求陳月浮被菜刀砍傷后保持高度冷靜,在將行兇者打倒之后,還要仔細判斷行兇者有沒有繼續行兇的能力,這對于在黑夜之中高度驚恐的防衛人,是強人所難。因此,綜合考慮案件的具體情況,應當認為在陳某某菜刀掉到地上之后仍然可以實行防衛。

  第三,準確理解和把握正當防衛的刑法規定和立法精神,對于符合正當防衛認定條件的,堅決依法認定。實踐中,受“人死為大”觀念的影響,在處理因防衛致人死亡的案件時,辦案機關往往面臨外部壓力,存有心理顧慮,以致有的情況下將原本屬于正當防衛的行為認定為防衛過當,甚至連防衛因素也不予認定。這是極端錯誤的。作為司法機關,嚴格依法辦案是天職,決不能為了所謂的“息事寧人”犧牲法律原則。否則,既不利于維護法律的尊嚴,也不利于為全社會樹立正確導向,對正當防衛人來說更是有失公正。對于確系正當防衛的案件,應當勇于擔當,嚴格公正司法,堅決依法認定。實踐證明,只有依法判決,才能贏得好的效果;只要依法判決,就能贏得好的效果。本案就是例證,依法宣判陳月浮不負刑事責任后,獲得了社會公眾的普遍肯定,弘揚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實現了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

責任編輯:韓緒光
十一运夺金规则